香坂镜

请离开我吧

威尼斯女巫

想了很长时间应该说点什么好。首先表白魂总!魂总真的太厉害了,厉害的我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褒奖的话。
对于我性格的把握确实很准,ooc全然没有。看完以后有一种魂总一直在窥视我内心想法的那种感觉,这个人从各种方面来说都很不妙呢。
很期待群里的大家接下来怎么圆这个成年组的混乱剧情!我大概会在这个系列完结以后写一篇文评,大概。跳票了也不能怪我()
顺便说一声,失乐园我还在写,并没有弃坑。准备写完一起放出来。现在有两种思路,纠结写哪一种。如果有不怕剧透的小伙伴来陪我讨论讨论剧情走向啊!!

夜猫魂:


国庆活动


镜子出场(意念艾特)


和成年组是同一世界观,但是是在好几年后



————————




威尼斯的天气总是晴朗的,阳光打在水面上微微晃悠的船只上,和着透明的水都镀上了金子,只是叫的人更生疲倦。香坂镜抬起手,符合清晨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地看向了这个逐渐苏醒的城市。


朝圣的人们划着船从她的小船经过,有的对她抱以了微笑——她自然也回报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还有的并不在意她,甚至有的人眼神里带着些许的恶意(这通常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妇人)。香坂镜把这部分人通通无视掉,她早也是习惯了的。她只是看着城市里零零散散的小船从四面八方划来,密密麻麻地聚集到了教堂前——这个场景非常的有趣——人们面露虔诚走下船,再有秩序地走进去,继而神圣的钟声响彻了整个城市。


好了,这般威尼斯才算是醒了。


香坂镜这下也多了几分活力。淡蓝色的头发用上了深蓝色的丝带绑成双麻花辫,眼睛下方涂上红色的剪影,唇上涂抹上蓝色的药膏。这个过程类似于现代的女性上班前会做的化妆,只是香坂镜会自豪地拍拍她的小胸脯说着自己的可是纯天然的药品,绝无化学添加剂。这些都是家族一脉相承的秘方,也是她这吉普赛人依赖着的手艺。


接着她给自己披上了长袍,总归是要有些女巫的模样才是?香坂镜打理着自己,虽然吉普赛人总是给人留下了破破烂烂的流浪汉的印象,可她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看上去还是很整洁的,毕竟生意人,给客人留下坏印象了可不好。


“今天的客人会是怎么样的呢?”


香坂镜笑嘻嘻地从她的枕下抽出了一块雕琢细腻的镜子,乍看上去只会觉得这是块普通的梳妆镜。她拿着手帕耐心地擦过镜上雕刻的卧龙,从头身再到放下的翅膀再到了蜥蜴般的尾巴,每一个小细节都不会放过。这是她每日的功课,也是她必须的义务。


最后她小心地擦拭了那有些泛黄的镜面,年代的久远已经不能被精心的呵护掩饰。香坂镜只是浅浅笑,然后白皙的手指轻轻划过,就像轻触了水面,镜面竟出现了点点波纹扩散开去。然后,然后她看见了镜子里出现了一双乌黑的眸子。


她猛地一滞。


“打扰了~请问巫女小姐,你开始营业了吗?”


客人的来访时间好巧不巧,惊的她赶紧答应。猛地回想起方才镜中的那张脸,香坂镜抬头对上的却不是那张面容,只是这同样让她愣了好一会儿,硬是等对方自来熟地踏上了她的小船,坐下来造成船的摇晃时,她才回过神来。


这并不是她想见的那个人,但这也不能让她疏忽掉待客的礼仪。香坂镜赶紧招呼了起来,只在对方沉默下来的时间里偷偷地瞄着对方。不过要说这客人的长相也实在奇怪的很——并不是指丑陋的方面,客人长得相当清秀,桃花眼微微眯起的时候竟让她想起了狐狸,要说是绝对会让人迷恋的一张脸。如果不是那眼睛一金一紫的话,香坂镜绝对不会这般盯着不放。


“你——啊!就是用这面镜子占卜的吧!哈哈哈,果然很有那种风格呢~”


“是的,不知客人想要占卜些什么呢?”


“谁知道呢——本就是路过的时候看见了便顺便过来看看的,单纯的对这魔法感兴趣。”


客人甩了甩头,红色的低马尾也跟着摇晃,儿童般的笑容收敛起来,多了些成熟的帅气。这实在是一个太显眼的人了,香坂镜甚至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由日本流传过来的一个名叫中二病的词语。只是她仔细地看了看,却又并不觉得那眼睛是什么伪装。


“呐我说,你,什么都能占卜吗?”


“若是不能被这镜投射出来之物,便定违背真神,那样是不可知的。”


“真是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啊。”


客人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怀疑的味道毫不掩饰。香坂镜倒是早就习惯了的,人类总是这样,鄙夷着巫术,却又总是想着依赖它。她只是一个真神的传话者,对这人心也不想多评论几句,何况这么多年来她的占卜也没有失灵过,自信还是在心里的。


“客人可不妨问几个问题试试看。”


“单纯的问答可没有意思,给我说说故事吧女巫。”


这可真是个难缠的客人,中性的声音搭配着那奇怪的面相却又意外地吸引人。香坂镜好几次都想要仔细地看看这个人,却又觉得这人似乎永远都看不腻。


“故事?怎么样的故事?”


“这个。”


顺着对方的指尖,她看到的是自己绑在头发上的深蓝色的发带,下意识地吸气,转头对上笑吟吟的异色瞳。


“肯定是很有趣的故事呢~”


“…………好吧。”


这些年来,香坂镜也不是没有遇见过脾气古怪的客人,或许太过正常的人类都是不会相信她这女巫的吧。对于现世各种宗教来说,她所信仰的反而会被归于邪教的派别。既然如此,她便依了这客人的要求便是。


她清了清嗓子,毕竟这可是个还算长的故事。


“那差不多是两年前的时候,我才来到威尼斯几个月。一个雨后——威尼斯可是少雨的,尤其是那样的大暴雨,从头天夜里就下了起来,到隔夜再停了下来。那个人就来到了我的小船上,拿出了几个金币让我同意她暂住下来。


她有着银白色的长发,刚好到她的胸,还有一双乌黑色的眼睛。并不像坏人(这时候客人嗤笑了一声,她没有在意地继续说了下去),我也没有多问她为何不去住旅馆。她沉默了整个前半夜,后半夜的时候我没忍住,还是向她搭讪了。


她是一个人来到威尼斯的,和我一样。她告诉我她正在环球旅行,不过事实上,她是在逃亡——这是她几天后才告诉我的。起初她很冷漠,后来就开始告诉我只言片语。她似乎犯了什么罪,正在被通缉,现在暂时躲在了威尼斯。


(香坂镜突然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继续说)


我喜欢她。我想要知道她身上背负的那一切过去,可她并不愿意告诉我。那个人总是爱逞强的,只是偶尔也会从嘴里泄露一两点,尤其是在她喝了酒之后。


(客人的眼睛微微抬起,像是代表了疑问)


对,她很喜欢喝酒,这让我有些意外。她看上去不该是那样的人,她应该是不喜欢酒的,或许她只是喜欢喝醉后的感觉吧。就是在那时候她说漏了,她曾经有两个爱人,但现在她一无所有,具体的过程她没有细说便睡了过去。


后来没多久,她决定离开威尼斯。她说她不能在同一个地点待太长时间,这样的逃亡生涯倒也算是有趣,或许等着她腻烦了之后就会回去做一个了结。说完后她便拿出了这丝带送给我,她说这很配我,所以我留着,戴到了现在。


(香坂镜长呼了一口气,随即招牌式笑容荡在她的脸上)


怎样?这故事客人你还满意吗?”


死寂,就像不愿意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般。客人的手抵着唇,仿佛在慢慢回味她刚才说的话。香坂镜有些得意,也不催促。对方并没有沉默多久,回过神来后放下手,面色认真地盯着她头上的丝带说着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这丝带确实很配你。”


“谢谢。”


香坂镜没料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句话,只是下意识地道了谢。回忆这段往事也让她有些伤感,毕竟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没想到竟然还会提起。此刻已经是到了正午了,太阳快到了正晒的时候,远处集市的喧闹倒是正到了高潮,晃悠着的声音像是幻听。


“果然我和你是命运的相遇呢!”


客人笑出声,甚至拍着手掌,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客人的兴致明显高昂了起来,面部灿烂得和那阳光有的一拼,双手夸张地张开,叽叽喳喳地说着一大堆话,砸得香坂镜头晕脑胀。


“我的名字是Tequila terror,怎么叫都随你!啊本来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就得到了想要的信息,该说是我的幸运呢还是人类的希望呢~哈哈不管哪个都无所谓了,反正肯定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吧!E1 PSY CONGROO!这样下来就能将世界偏离再修正几个百分点,找到钥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呐呐,你会帮助我的吧?用你的magic!!”


香坂镜已经彻底晕了,怎么会有人说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还能说的这么快啊……哦对了对方刚刚说他的名字是龙舌兰……恐怖主义?还是革命?不管怎样这都实在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名字。这个人实在太奇怪了!真神快来救她!!


“嘛——”


Tequila很快就消停了下来,只是转着眼珠子,安静地和刚才判若两人。香坂镜甚至有些气喘吁吁,就听得对方的声音趋向平静,甚至带有些阴冷。


“真亏你把那家伙的过去告诉我了呢,你不怕我就是来抓她的吗?”


“你不是。镜子这么告诉我的。”


香坂镜拿起了她多年来的好拍档,有些感慨地轻抚着镜面。早上时分出现在镜子里那张银发黑瞳的脸,很快就倒映出在她上方的客人的脸,这已经是一种极大的暗示了。她微笑着,没有多余的解释,而Tequila也没有多的询问。


“我是那家伙的亲戚,说弟弟或者妹妹都可以,我并不在乎这人类的性别划分。我现在有事去找那家伙,毕竟她可是我的世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那么你现在,应该朝着阿布扎比前进。”


“多谢啦~”


Tequila笑着从手里弹出几个金币,精准地落在了她的桌子上打着转。和着那金属拍打木桌的声音,Tequila起身踏上了岸,香坂镜只是看着,准备目送着对方的离开。却没想到对方突然转过头来,背着阳光的洗礼,身形都变得圣洁又高大。


“顺带一提,你没有出去看看的心思吗?哪怕是跟着那家伙的脚步去逛逛全世界,也是有趣的啊。”


还没等得及她回答,Tequila就转过身走入了阳光之中。香坂镜愣了好一阵,才发现自己竟是摩擦着对方刚刚给下的金币。其实这个年代并没有多少人还会使用这样的货币,只是她们更相信着金子这不动的财富。这两个人说着都是碰巧找上她的,却还专门去换了金子,心思深得真是难以探明。


“去吧。”


她听见自己这么说。


吉普赛人本就是到处流浪的民族,老是待在同一个城市也没多大意思。或许这也是真神引导她的契机,让她去别地完成她的使命。女巫站起身,收拾起自己并没有多少的行李,而关于她的目的地,其实她早就探明过了。


“冰岛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冷啊。”



END